现金牛牛-玩牛牛技巧-真钱牛牛游戏移动版

  • 倒退的一生

  • 谁是唐代诗人里的第一好男人

  • 在法庭上

  • 年轻人是为什么留在公司的

  • 李久的冬天

  • 青梅竹马

  • 白狗秋千架

  • 苦,没什么可炫耀的

  • 特别推荐

  • 倒退的一生

    倒退的一生

    第一次遇見贾金斯时我还是个孩子,正在外边野营。当时有人正要将一块木板钉在树上当搁板,贾金斯走过去,说要帮一把。贾金斯说:你应该先把木板头子锯掉再钉上去。贾金斯便四处找锯子。找来锯子后,这把锯子得磨快
  • 跟喜欢的人,怎么可能做朋友

    跟喜欢的人,怎么可能做朋友

    -01- 每个人身边,大概都有一个渣男朋友吧。叶七就是。他有点小帅。被他迷倒过的女生很多。被他伤过的女生,更多。叶七在聚会上抱怨,你们女生真善变,好的时候叫欧巴,不好的时候就叫渣男。为什么分手了,不能好聚
  • 谁是唐代诗人里的第一好男人

    谁是唐代诗人里的第一好男人

    一 诗人一定就风流吗?很多人会说:是呀,他们可以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,然后扔下一首诗送别你。特别是一个叫杜牧的,随手两句诗,就毁掉了整个唐代诗人的公众形象,一句叫停车坐爱枫林晚,一句叫赢得青楼薄幸名。
  • 在法庭上

    在法庭上

    某县城有一幢官府的深棕色房子,平时,地方自治局执行处,调解法官会审法庭以及掌管农务、酒类专卖、军事的衙门和其他许多衙门,轮流在那儿开会。这一天是秋季那种阴云密布的日子,地方法院分院巡回到此地,在那所
  • 年轻人是为什么留在公司的

    年轻人是为什么留在公司的

    我们常常说到新员工招聘,新员工的主力,已经是95后了。在很多公司,90后有的已经是主管甚至经理。所以,在做招聘的时候我们要了解一下,95后、90后、80后有什么不一样?95后有两个特别重要的特点:我把它叫作95后
  • 李久的冬天

    李久的冬天

    有十多年没有跟李久联系了。前天在步行街散步与他擦肩而过,便感觉有点脸熟,过了很久才想起他来。如今的他发胖了许多,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翩翩少年了。 估计他也没认出我来,我的变化可不小,也已经是个油腻中年男
  • 青梅竹马

    青梅竹马

    他是个惹人讨厌的家伙,动不动就揪她的头发,往她的毛衣上放苍耳,或是在她的铅笔盒里藏毛毛虫。 她要么气鼓鼓地找老师告状,要么凶狠地就地反击。他任凭她的小拳头落在身上,并不反抗。其实是有一点疼的。 从小学
  • 桃源与沅州

    桃源与沅州

    全中国的读书人,大概从唐朝以来,命运中注定了应读一篇《桃花源记》,因此把桃源当成一个洞天福地。人人皆知道那地方是武陵渔人发现的,有桃花夹岸,芳草鲜美。远客来到,乡下人就杀鸡温酒,表示欢迎。乡下人都是
  • 白狗秋千架

    白狗秋千架

    高密东北乡原产白色温驯的大狗,绵延数代之后,很难再见一匹纯种。现在,那儿家家养的多是一些杂狗,偶有一只白色的,也总是在身体的某一部位生出杂毛,显出混血的痕迹来。但只要这杂毛的面积在整个狗体的面积中占
  • “陪考气”的人

    “陪考气”的人

    几个月前,我接到一个来自千里之外的电话。电话的那头是一个八竿子能打得着的亲戚。 他是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,家世普通,学校普通,学习也普通。如果不出意外,他将考进一所普通的大学。 他的问题是:他需要陪考气
  • 苦,没什么可炫耀的

    苦,没什么可炫耀的

    这两天脑子里总盘旋着蒋勋的一段话,这段话我一直特别喜欢:所有生活的美学旨在抵抗一个字忙。忙就是心灵死亡,不要再忙了,你就开始有了生活美学。 大家都在忙,忙仿佛成为意义的代名词。如果今天我很闲,而王老三
  • 像文人一样吃

    像文人一样吃

    鲁迅小厨 鲁迅先生一生在吃上异常节俭。有资料考证,鲁迅日常菜谱无非三菜一汤,菜色基本就是老三样:一碗素炒豌豆苗、一碗笋炒咸菜、一碗黄花鱼。每月买食材的钱只抵得上购书开支的三分之一。 即便如此,鲁迅也有
  • 把人引向毁灭的不是金钱

    把人引向毁灭的不是金钱

    一 也许在我们即将离开这个忙碌、喧嚣的尘世的时候,你会呆呆地望着天花板,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:在我的一生中,曾经有什么给我带来过最大的快乐? 是初恋时那一低头的温柔?是事业发达时那顾盼生风的豪情?是洞房
  • 星际迷航

    星际迷航

    故事发生在未来世界中,地球上的人口急剧增长,人类的需求已远远超出土地供应量。而这时,科学技术也有了极大的飞跃,时空隧道取代了宇宙飞船,担负起了向其他星球输送移民的任务。 罗德沃尔克这个高中生,选择了一
  • 原来逆天改命最可怕的不是死,而是......

    原来逆天改命最可怕的不是死,而

    师傅说,越好看的男子越危险,可是她偏偏没听进去。
  • 原创文学
  • 雨枫书屋